微信公众号
理论研究

李林颖:《重庆市巴南中学校志》诞生记

来源:《重庆地方志》2020第4期    发布时间:2021-09-18 14:13    阅读数: 209

《重庆市巴南中学校志》是巴南区的第一本校志,不少史料填补了巴南区教育史空白 。我是《重庆市巴南中学校志》主编,几年磨一件事,用汗水见证了编修校志的艰辛,仿佛打了一场硬仗恶仗,刻骨铭心的体炼了一次煎熬的修行。挖掘的百年老校的优秀文化成果,对当今中学办学有着重大的价值借鉴。望这本校志诞生所经历的故事,能给来者以启迪。

2013年3月28日,学校校长办公会研究决定,由我负责牵头撰写《重庆市巴南中学校志》,并向重庆市教委和巴南区教委及李家沱街道、南泉街道提供相关修志的资料。主要是因为重庆市教委编撰《重庆市教育志》要求属市级重点中学学校要提供一万多字的“浓缩版校志”内容,巴南区教委编撰《巴南区教育志》要求全区各学校要提供相关修志资料,巴南区政府、李家沱街道、南泉街道的修志对学校也有相应要求。而巴南中学是由重庆十中和重庆三十四中于2019年9月刚刚整体合并的一所高中,学校历史急需挖掘整理,但历史脉络都没理清,更不说修志,因此,编修校志是两校合并后的一件大事。而我曾为界石中学写过校史,所以学校决定由我牵头编修校志。

一、启动校志的编修
“校志到底该怎么编修?”在2013年时,对我可真是一项挑战。当时,巴南区的中学校还没有哪个学校有修志的先例可模仿,我们学校也没人知道该怎么编修。我们面临着许多问题,如两校合并历史到底该怎样梳理?怎么确定历史主线?学校源头在哪里?
我综合各方面的意见和对两校历史进行了初略了解研究后,及时拟订了三个书面的方案:一是《重庆市巴南中学校志撰写提纲》,二是《重庆市巴南中学校志研究与撰写工作方案》,三是《重庆市巴南中学校史志课题研究方案》。其次,建立编修团队,2013年4月10日,我组织相关人员在学校教学楼八角亭会议室召开了校志编修专题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学校领导、老师代表、退休领导代表和退休老师代表,共计二十余人。本次会议,我组织成立了学校校志研究与撰写工作组,我将其中的十余人分成了重庆十中组、重庆三十四中组、重庆巴南中学组等三个工作组。重庆十中组:齐瑞华(组长)、梁大伟(副组长)、苏培春、袁璞;重庆三十中组:张光良(组长)、王文忠(副组长)、鲜思焱、雷长缨、赵耘辛;重庆巴南中学组:李林颖(组长)、黎斌(副组长)、补晓钦、郑哓霞。三个小组分别进行资料收集与初稿撰写,最后由我负责综合统稿。
重庆十中有100多年办学史,重庆三十四中有60年办学史。两校合并,档案遗失严重,除能查阅到的档案,还必须结合调研走访、书信联系、电话联系、查阅挡案馆、实地考察、课题研究等多种形式来进行弥补。
边写边研,边研边写,课题研究是编修的重要途径。2013年4月23日,我们向重庆市教委史志办公室申报了“重庆名校史志研究——重庆巴南中学史志研究”课题,重庆市教委给予了立项,课题代号为MXYJ—PG—088,我是课题负责人。接着,向巴南区教委教科室申报了“重庆巴南中学史志研究”课题获得立项。2013年6月4日,我们在学校八角亭会议室举行了课题开题会议。同年11月19日,在区教委指导下,我们向区科委滚动申报了“重庆巴南中学史志研究”课题,获得立项,区财政为课题拨款20000元《重庆市巴南区科委关于下达2013年社会事业单位科技计划项目的通知》(巴南科委发〔2013〕17号)。
同时,组织召开了多种形式的会议,挖掘弥补档案资料的不足。如2013年5月11日,在学校会议室召开了重庆十中老领导、老教师、老校友会议,王美伦、齐瑞华、袁璞、吴天才、蒋惠川、许世虎、曾代伟、钱黃等参加了会议,主要收集和挖掘重庆十中的办学特色资料。2013年5月21日,又召开了重庆三十四中老领导、老教师代表座谈会,喻德安、陈文杰、陈天烈、罗文星、王福全、吴杨君、赵耘辛等参加了会议,主要挖掘和收集重庆三十四中的办学特色资料。
二、趟过编修的弯路
启动修志一年后,我们拉出了30万字的初稿,写出包括历史沿革、办学思想、师资队伍、教育教学、办学条件、学校特色、教育人物等七章内容的校志。2014年4月3日,我们邀请巴南区志办专家王嘉丽等一行五人来校进行初审,专家们审读后点评:“巴南中学的这部校志是我区的第一部校志,内容详实,史料丰富,意义重大,功在千秋。之前还没有哪个学校舍得花大力气来写,仅一年的时间,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不少史料填补了巴南区空白,让当地镇街的修志也能得到充实。但是,从志书的普遍要求来看,这还不是规范的志稿,存在史志不分情况,把志写成了史,修志要求是横排竖写,无评无说。”
区专家组的点评,让我知道我们走了弯路。同时让我明白:一年的努力把“志”写成了“史”,也才真正明白“到底该怎么修志”,修志要求每一章、每一节、每一目都要“横排竖写”。写好一个“目”都要象解决一个科研课题一样,要认真反复研究后才能下笔,一本志书应有几十个课题需要研究解决。大家在知道“横排竖写”的艰难后,有的同志就提出不干了:“寒暑假都没有休息,太累了,横排竖写太难了,不写了。”说实话,我的心里也十分煎熬,一年里我们“摸着石头过河”,都非常的努力,周末和寒暑假都没有休息,却走了弯路,心沉甸甸的,主要责任在我啊。怎么办?“革命尚未成功”,必须要有担当,必须得重写!我先给大家做思想工作,我要让大家认识到:这一年的工作没有白做,因为如果没有这一年的资料收集与撰写,按照修志的“横排竖写”高要求,我们一开始就去“横排竖写”的话,是修不出“志”来的,因为校志的编修是必须建立在有充分史料基础上的。这观点最后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在学校校长的支持下,我重振旗鼓,主动学习提升,重新拟订了“写作提纲”,在征得区志办和市教委志办审阅确定后,从头再来,重新开启了修志的征程。
三、探寻办学的源头
重庆市巴南中学校的办学源头到底在哪里?其探寻让我们费了些周章。我们以历史发展最长的重庆十中为主线,进行校志历史脉络梳理,重庆十中的办学起点过去只挖掘到1927年的巴县县立女子中学。然而,通过本次修志,我们走访了重庆市和巴南区档案馆,查阅了《四川书院史》等资料后我们发现:巴县县立女子中学是由巴县县立女子小学改制来的,巴县县立女子小学又是由登赢书院改制来的。著名历史学家、四川大学教授胡昭曦所著《四川书院史》记载:“登瀛书院,在巴县东里接龙乡,光绪三十年(1904年)建,清末改制后为巴县县立女子小学校。”据巴县历史记载:1927年9月18日,巴县知事(县长)袁恩煜应巴县有识之士提出扩大女子接受中等教育机会,建立一所女子中学的提议,批准将巴县县立女子小学升格为巴县县立女子中学,学校在重庆城的放牛巷至圣宫。
1927年巴县县立女子中学首次招收初中女生两个班共85人,师范两个班共96人,1937年学校开始招收高中生一个班57人。抗日战争爆发后,为躲避日本飞机的轰炸,学校从重庆市中区放牛巷至圣宫迁至南岸马家店胡家祠堂,1939 年迁到九龙坡跳蹬乡罗家湾。抗战胜利后,1945年8月,巴县县立女子中学迁到风景秀丽的南温泉。1950年7月巴县县立女子中学更名为川东区巴县中学,1951年8月更名为重庆市巴县中学,1953年5月15日更名为重庆市第十中学校。同年,重庆三十四中在李家沱郭家岗也开始兴建。所以,1953年至2009年为两校并存发展时期。2009年8月,两校整体合并为重庆市巴南中学。从历史脉络的梳理中,我们发现了重庆市巴南中学的办学源头是“登瀛书院”,这一发现得到了区政府志办和市教委志办认可。
2014年7月9日,为了寻找学校源头的具体办学地址,我组织鲜思焱、王文忠、梁大伟、黎斌等同志驱车前往巴南区接龙镇,实地考察了登赢书院旧址。首先,我们查阅了接龙镇志的记载,访问了接龙镇政府负责地方志撰写的陈朝友同志,并访问了曾在登赢书院校址读过书的老校友,他们给我们画出了登赢书院办学的布局图,让我们找到了登赢书院旧址,找到了学校最初的办学源头。
源头确定后,巴南中学的办学历史脉络就清晰了,我把历史脉络梳理为五个发展阶段:登赢书院时期—女子学校时期—巴县中学时期—两校发展时期—巴南中学时期。
四、攻坚克难的煎熬
“修志”的严谨性比“修史”的严谨性不知要高出多少倍,修志的差错率要求含标点在内不得超过万分之一,且必须遵循“三审三校”原则。我们学校的修志主要是在巴南区政府志办审阅指导下进行的,同时,也得到了重庆市教委修志办的指导。巴南区政府志办给我们志稿进行了严格的“三审三校”。

“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修志真正最艰难的不仅仅是语言文字的多次修改,而是来自专家指导和学校领导对结构要求的大调整。如果文字修改只是在“肉”上动刀子,那么结构大调整就是在“骨”上动刀子,结构之变真是不乏艰辛。如2013年12月12日,重庆市教委修志办专家在审阅我们志稿时,要求我们新增加一章“学生”;2014年4月,巴南区志办专家在对志稿初审后,要求我们增加一章“党群组织”;复审后,又要求我们把“教育思想”划分为两章,增加一章“学校文化”,同时要求在“人物”一章里再增加 “荣誉”一目等等。动一章,全书都得动一动。尤其来自领导决定之变化。2015年12月29日,我们的志稿在经过10多遍修改已接近“清样”时,学校校长办公会决定要求我们再增加“近三年内容”,目的是为了让校志更具有现实意义。这看似简单的决定,却是最大的结构调整,因为它涉及到每一章每一目的衔接变动,而新增的每一个内容都必须得从最初的草稿写起,仍要一字一标点的字斟句酌,“多一字繁,少一字残”,尤其是需要印刷厂的电子版文字也得跟着我们配合修改才行 (为了便于修改,在2015年11月6日我们对印刷厂就已招了标)。印刷厂配合一段时间心烦了,就开始拖拖拉拉,有时一拖就是几个月,由于印刷厂的电子版格式化文字在我们自己的办公电脑上一个字也改动不了,我们只得依靠他们配合,而他们却故意拖拉,让我们很是烦恼。我们也试图另找印刷厂,结果咨询法律才知道,除非与他们解除合同另行招标。没办法,我们只有百般忍耐,心平气和地与他们进行平静交涉,直到 2018年 5 月,四川大学出版社“进入程序”后,他们才又开始配合直到志书出版。印刷厂的“不配合”让领导和专家都不理解,学校老师中也存在“异样目光”。修志难,结构之变更难,我算体会到了,在这段煎熬的日子里,心底受着千锤百炼的磨砺。

五、校志出版诞生
2019年4月,校志终于出版诞生。《重庆市巴南中学校志》70余万字,由四川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印刷2000册;《师生名册》40余万字,作为校志附录书籍付印2000册;浓缩版《重庆市巴南中学校志》近2万字,编辑为《重庆教育志》第十七章。


(作者单位:重庆市巴南中学)